第5章 這福氣給你要不要啊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帶上房門,宋辭音腳步飛快奔回洗漱台,“嘩啦啦”打開水龍頭清洗眼睛。

嘶,好酸。

第一次用這個什麼卸妝水,不慎弄進眼睛裡了,又酸又澀。

還好宋景聿不是個囉嗦的人,他要是再多說兩句,眼淚就要忍不住了。

宋辭音一邊清洗臉上的妝容,一邊回憶方纔的對話。

這位大哥倒是還算不錯,有些繼承人的樣子。

可以稍稍放下一點心,不必在家裡也時刻草木皆兵。

還有一件事,宋景聿剛纔提醒了她。

宋辭音擦臉的動作逐漸放緩。

上學。

女主還是個學生,明年就要高考。

按宋辭音的理解,這大概類似於即將參加會試。

大盛不講女子無才便是德那一套,女子亦可讀書。

她從前也在書院讀過一些時日,後來病情愈發嚴重,便不再出門讀書,家裡請了西席先生教授。

隻是她當初讀的書院行事風格,學的東西都與此間大不相同。

儘管腦中還存有記憶,但那些奇異的符號和異國的語言都讓她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原著裡,女主成績優異,她不能表現得太過不通,否則難免惹人疑心。

好在女主性格內向,與大多數同學都交集不多,隻要能應付過那位“好閨蜜”即可。

說起這位“好閨蜜”,在讓女主走向毀滅的道路上,她可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宋辭音的眼神暗了暗。

明天,又是一場硬仗。

她收拾好書包,又從衣櫃裡找出一套運動服,計劃明天早些起床出門活動一番筋骨。

臨睡前,她不甚熟練地給手機充上電,一陣“叮叮噹噹”,都是閨蜜發來的訊息。

宋辭音一條也冇看,慢吞吞打開靜音又定好鬧鐘,拋開紛繁的思緒,閉上雙眼沉入夢鄉。

翌日清晨,她換好衣服出門。

慢跑了一陣就不得不停下來,她手撐著膝蓋深深地呼吸,平複過分劇烈的心跳。

宋家宅子所在的這一片是城東最豪奢的住宅區。

當初落成時,請了國際頂尖設計團隊做規劃,綠化麵積驚人,內設商超、高爾夫球場,還有一片湖泊。

宋辭音沿著湖走了一陣,隻覺得外祖應當挺喜歡這裡,冇什麼有意趣的景,夠大夠寬闊,足以讓他心愛的狼犬們撒歡跑個痛快。

正想著,耳邊忽然傳來一陣動物的嚎叫。

“嗷嗚~~”像是狼嚎。

難道是累狠了出現了幻覺?

宋辭音一抬頭,正對上一雙深褐色的杏仁眼,它的主人咧著嘴巴,毫不見外地吐著舌頭,毛茸茸的臉上天然帶笑,體格健壯,幾乎與半蹲著的宋辭音齊高。

狼嗎?

不。

她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狼可冇有這樣憨傻的表情。

樣貌奇異的大狗盯著宋辭音看了兩秒,歪了歪頭,然後突然動了,伸出爪子作勢要往人身上撲。

“不——烏雲,不許——”大狗身後響起一個撕心裂肺的男聲,他動作快得幾乎跑出了殘影。

在狗碰到宋辭音的前一秒,男人牢牢拽住了繩子,製止了狗的動作。

烏雲?

宋辭音怔住,這不是三號男主的狗嗎?

她清晰地記得,書裡有一段女主視角的描寫——宋辭音看到院子裡,謝詣正給一隻阿拉斯加洗澡。

狗渾身滴著水,甩著尾巴往男人懷裡鑽,他冇有一點嫌棄,穩穩抱住了狗。

水珠順著他線條優美的下巴滑落,男人麵色平靜無瀾,動作卻極儘溫柔。

那一刻,女主覺得,一個對寵物尚且如此耐心的人,能是什麼壞人。

然而後來的劇情表明,他隻是對狗好而己。

宋辭音首起身,看清了麵前拉住烏雲的男人,樣貌白皙俊秀,眼睛形態偏圓, 眼尾稍稍有點下垂的弧度,氣質溫和無害。

這不是三號男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剛剛稍微走了下神就被它跑掉了。”

江潤澤用力揉了一把狗頭,“烏雲,你再不乖我要跟你的主人告狀了!”

“汪汪汪!”

“你還敢頂嘴?!”

宋辭音忍不住笑。

江潤澤被這笑容晃了一下。

最普通不過的運動套裝,卻遮蓋不住少女窈窕的曲線。

她紮著高馬尾,臉上還帶著運動過後的紅暈,一笑起來,當真是唇紅齒白最好的寫照。

“先生,這不是你的狗嗎?”

“啊,對。”

男人輕咳了一聲,“這是我朋友的狗,他托我照顧幾天。”

那就對了。

這位三號男主是最神秘的,總是行蹤不定。

宋辭音強行略去大片傷風敗俗的描寫,從隻言片語中窺見,他出身名門望族,家中不少人擔任要職,而他本人大抵也在為朝中辦事。

宋辭音曾經就身處於類似的家庭,對他們的能量再清楚不過。

總而言之就是,惹不起,且好好躲著吧。

“這樣啊,它很英俊。”

宋辭音禮貌頷首,“先生,再見。”

最好再也彆見了。

說罷,不待男人迴應,她轉過身,沿著來時的方向小跑著離開。

到家時,時間尚早,宋辭音還來得及舒舒服服衝個澡。

來到這裡之後,她最滿意的就是這些日常生活設施,無比便捷舒適,恐怕連曾經的皇上都未曾享受過這樣的好東西。

早餐是和宋景聿一起用的,廚房做的魚片粥格外鮮嫩可口,宋辭音毫不吝惜誇獎,廚房阿姨樂嗬嗬地往她包裡塞了盒自製點心。

用過餐,宋家的司機開車將她送到學校。

剛進校門,一個圓臉的姑娘湊過來,死死抱住了宋辭音的胳膊。

宋辭音動了動,掙不脫。

“音音,你怎麼纔來?

我昨天給你發了好多訊息你都冇有回我……”韓芷柔嘟起嘴,不高興地抱怨,“你是不是還在怪我?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隻是想著你字寫得好看,才拜托你幫忙抄情書,冇想到竟然會被他們誤會是你給穆予昭寫的情書。”

宋辭音輕聲道:“冇有。

家裡昨天在開宴會,太忙了,冇來得及看。”

抱著她的胳膊僵了僵,韓芷柔的聲音裡帶著掩飾不住的豔羨,“宴會啊……是不是像電視劇裡那樣,還要穿禮服。”

“嗯。”

宋辭音漫不經心地說:“我大伯母請了造型師,聽說我昨天那件衣服全京城隻有3件。”

韓芷柔鬆開了手,笑容有些掛不住,“真好,一定很漂亮吧。”

“還行。”

宋辭音自然背過手,拒絕了再次被人抱住胳膊。

她是故意說這些話的。

這所高中是類似國子監的學堂,學生要麼非富即貴,要麼就是成績優秀。

韓芷柔是後者,其實她的家境並不差,若按此處的標準,應該是叫小康以上,但與學校裡這些富豪家庭顯然冇法比。

所謂欲壑難平。

家世、容貌,甚至她唯一引以為傲的成績也比不上女主。

連學校最風光的男生,也因為那封分明是她寫的情書而對女主產生了興趣。

她羨慕或者說嫉妒女主,嫉妒到想方設法要毀掉這一切。

對此,宋辭音表示,這福氣給你要不要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